文章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公司动态>把出租车司机演出彩的,不止葛优

把出租车司机演出彩的,不止葛优

发布时间:2019-10-13 点击数:32

今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以超20亿的票房领跑,刷新了国庆档的新纪录。

在这个集合了当今华语影坛顶尖力量的短片集中,7个故事带我们回顾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7个经典瞬间。

 

如果要说在这几个故事中选出一个最喜欢的,不同的观众或许有不同的选择,但是宁浩导演的《北京你好》肯定是有力竞争者之一。

除了宁浩对喜剧风格的精准拿捏和葛优宝刀不老的超强表演实力以外,这个短片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那就是出租车司机这个角色身份的巧妙选择。

 

影片中葛优饰演的一个普通北京出租车司机——一个在北京街头一招手就真的会遇见的出租车司机形象:

嘴贫、幽默,有一点“好面子”,有一点“爱显摆”,但是骨子里是个温暖的好人。

从一开始得到奥运会开幕式门票时候的得瑟,到在出租车上跟乘客炫耀,再到当着儿子同学们的面送礼的得意,以及“牛掰格拉斯”“萨马兰奇送的”这些台词,勾画出一个个性十足的“老北京”形象。

 

正是有这些铺垫,他在影片最后为了汶川孩子的梦想做出的举动也更加自然而具有情感力量。

这个每天穿梭在北京城当中,见证着奥运建设和奥运精神的出租车司机,无疑是这个故事的最佳主角。

与此同时,身为出租车司机“迎接各地游客”的职业特征也与举国欢庆的奥运本身相互照应。

出租车司机成了这部影片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元素。

 

其实,在古今中外影视作品当中,出租车司机早就不是一个普通的职业,而被赋予了更丰富的内涵和色彩——

他们往往非常“接地气”,在不同国家的电影中显现出不同的性格和色彩;

他们也通常是些小人物,收入不高、早出晚归,以辛勤的工作来维持生活;

 

周迅在《李米的猜想》中饰演一个出租车

他们每天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无论男女老少,贫富贵贱,他们是观察社会和城市的绝佳窗口。

除此以外,汽车本身,就是一个“电影感”十足的道具,不算宽敞车厢,也是一个“电影感”十足的空间。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出租车司机,简直就是为了电影而生的职业嘛。

 

吉姆·贾木许的《地球之夜》

比如说,大家第一个会想到的,当然是马丁·斯科塞斯的名作《出租车司机》。

在这部影史留名的经典当中,罗伯特·德尼罗饰演一个从越战战场归来的退伍军人崔维斯,缺乏谋生技能的他只能靠开出租车为生。

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见识到了当时美国社会的种种阴暗面。

 

出租车司机是崔维斯命运的起点,他驾驶着出租车,既接触到社会上层的高雅女性,也看到了社会底层的未成年妓女的生活。

他在这个充满肮脏罪恶的社会中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处,只能将所有情绪转换为暴力和杀戮。

 

同样身为出租车司机,法国喜剧系列《的士速递》中丹尼尔的故事则轻松了很多。

“外表是个出租车司机,其实是个飙车族”的丹尼尔和警察埃米利安搭档合作,抓劫匪、押送罪犯、追击强盗,执行了一次次高难度的任务。

 

这个吕克·贝松监制的商业片系列可以看作法版的“速激”,影片中大量的追车戏和高难度的驾驶技术充分发挥了这类影片的刺激观感。

同时,出租车司机丹尼尔和警察埃米利安在身份和文化背景上的差异也为影片制造了不少笑点。

 

在韩国导演罗宏镇的代表作《黄海》当中,河正宇饰演的主角也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只不过,在这部影片中,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出租车司机这个身份所代表的生活困境。

 

影片中的久南遭遇了种种现实的压力——外出打工的妻子音信全无、无法偿还的欠款、赌博、偷渡、黑帮、杀人,这个小人物在命运的浪潮当中毫无还手之力。

这种小人物的形象其实是从《出租车司机》中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在和韩国电影独特的暴力元素和写实风格结合之后,演变出了新的气质。

 

前面说到,利用车厢本身的空间来做文章也是导演们常常采用的技巧,最具代表性的要数《借刀杀人》和《出租车》了。

在阿汤哥和杰米·福克斯合作的《借刀杀人》当中,阿汤哥饰演一个前去执行任务的职业杀手,而杰米·福克斯则是那个恰好负责搭载他的出租车司机。

 

从一个杀人点到下一个杀人点,司机与乘客的关系更像是人质和匪徒的关系,他们在车上关于生与死、善与恶等等问题的讨论正是影片的核心所在。

平时默默无闻的出租车司机,在和这位深夜四处奔波的死神相处一夜之后,或许能最终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和生活的意义。

 

另一部将车内空间发挥到极致的作品,则是伊朗名导贾法·帕纳西的《出租车》。

帕纳西亲自饰演影片的主角出租车司机,整部影片都发生在出租车上,随着不同的乘客上车,导演和他们就各种问题展开交谈。

在这种伪纪录片的创作中,导演展示了伊朗社会不同性别、不同职业、不同信仰的众生相。

 

这些人中有为女性权益呐喊的律师、普通的家庭妇女、卖盗版碟的小贩,还有帕纳西的侄女饰演的、被学校教育扭曲的小女孩……

出租车的空间就像是一个小型的直播间,我们由此看到一个个更贴近现实生活的伊朗普通人。

 

身为一个导演,帕纳西在2010年被判处20年不得制作电影、不得离开伊朗,但是他始终没有停下过手中的摄影机。

对于一个以电影为生的人来说,即使没有投资和设备,仅仅是一台车和一部放在仪表盘上的摄影机,就已经足够了。

2015年,《出租车》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帕纳西无法到场,那座无人认领的奖杯反而是对他的最大奖赏。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城市中最隐秘的搜寻者,他们熟知每一条小巷和酒吧,他们穿梭于高级别墅区和脏乱的贫民区,他们接送过有钱的商人,也搭载过半夜的酒鬼,他们见识过这个城市的所有秘密。

在线客服
  • 销售热线
    384000053(QQ微信同号)